主页 | 评论 | 郑义特约评论 重金属危及子孙(郑义) 前些时候环保部部长周生贤披露,中国的发展和环境之间的矛盾激化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经济高增长造成的环境破坏、和对资源的过度索取,已经成为无法承受的昂贵代价;环境破坏正在迅速成为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瓶颈,将制约经济、社会的持续发展

2012-01-27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0118-yze.mp3 对周生贤先生的话,我持肯定态度,毕竟是讲了部分真话

怎么是部分真话呢

因为周先生把环境和资源的破坏归咎于发展和环境之间的矛盾,这是相当不完整的

中国的资源和环境破坏不仅仅是因为经济增长,更因为腐败的吏治

所谓追求GDP,骨子里还是当官的想升官发财,什么国家发展、人民,等等,不过是方便的一个说法、或者是幌子

另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官商勾结、行贿受贿、有法不依

英国BBC有一番评论,认为周生贤言论凸现了中国领导人面临的难题,在保增长和遏制污染、控制资源消费之间,寻求平衡

这简直就是隔靴挠痒了,洋人往往弄不清楚中国的奥秘

今天我们只谈一谈耕地的重金属污染

周生贤部长要求各地要打好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的持久战和攻坚战,到2015年重点区域铅、汞、镉和砷等重金属污染物的排放应该比2007年消减15%

为什么重金属污染会成为近期环保治理的头等大事

根据国土资源部发布的数字,全国每年仅仅因为重金属污染而减产的粮食,有1千多万吨;另外被重金属污染的粮食,每年也多达1千2百万吨

简略地说,因重金属污染减产和污染的粮食,几乎接近广东省两年的粮食总产量

污染的耕地有多少呢

一个数字是至少污染中国10%的耕地,另一个广为流传的数字是20%

在工业集中地区,这个10%、甚至20%就打不住了

比如在珠江三角洲,有将近一半的耕地重金属超标

南京农业大学有机农业研究所所长和文龙先生是一位有机农业方面的专家,他经常受一些单位的委托,对土壤进行检测,挑选适合种植有机农产品的土地

但令人遗憾的是,在苏南等经济发达的地区,几乎难以找到一块没有被重金属污染的耕地

就算统计数字没有多大的问题,每年被重金属污染的粮食只有1千2百万吨,问题是这么多的粮食,没听说都销毁了吧

没销毁,是不是也就悄悄被我们吃进去了

慢性镉中毒是不可逆的,与患高血压、心脏病、肾衰竭、肺癌、以及前列腺癌,有密切的关系,还会直接地致人死命

上世纪30年代,日本富山县就曾经发生过著名的镉中毒事件

当时这个地区出现了致死的怪病,患病者临终前会出现全身的骨头疼痛,有的人还会一直喊叫着“痛啊,痛啊”,所以这种病当时被称为“痛痛病”,这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镉中毒

因此,在环保界对重金属中毒有一个形象的说法,叫“慢刀杀人”,肉眼看不出来,进入人体后所造成的伤害短时间难以觉察,显著的中毒症状要许多年、甚至数十年之后,才会出现

比如镉中毒,要在20到30年后才表现出来

重金属污染的另一个可怕之处,就是几乎不可逆

一旦进入土壤,就难以去除,一般可以残留几十年,而铅则可以在农田里头残留100年

这太可怕了,这是几代人的时间呀!我还不太懂连续几代铅中毒下来,还可能在某一代再恢复正常吗

让我说重金属污染最可怕的正是这种难以觉察、引不起人们的警觉、也引不起民众抗议事件

前些时候,广东省发生的乌坎事件和海门事件,虽然造成了社会动荡,老百姓和军警打起来,但问题总是得到初步解决

重金属污染无声无息地积累,民众也无从做出及时反应,等到几十年后,再喊“痛、痛、痛”,也就实在太晚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相关报道 台湾地沟油事件引发的仇恨与对骂(郑义) 发展不是硬道理(郑义) 无比宏伟的兰州移山造地工程(郑义) 北京的极度缺水与房地产疯狂(郑义) 用枪炮武装起来的加兰巴国家公园(郑义) 柴静问得好: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郑义) 恭请环保部副部长吴晓青先生鞠躬下课(郑义) 请不要拿西方历史上的烟雾事件说事(郑义) 为持续笼罩半个中国的大雾霾叫一声好(郑义) 没人相信的苯胺洩露事件真相(郑义)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